完溯大崙溪-文/ 連志展

完溯大崙溪

-文/ 527 club連志展
看到了上一期台灣山岳的大崙溪特集,2001年初在大崙溪15天的激動,又再度從
平靜的心中翻湧而出,找出那張畫好已超過半年的溯行圖,很想將大崙溪的美與
大家分享,也想訴說一段政大山隊與523登山會漂流在那裡的一段記憶……。
為了一位異鄉遊子對故鄉溪谷的思念,大崙溪的完全溯行是送給他最道地的故
鄉味道,找了老孫、陽聖、嘉洲和貞秀,我們與美國回來的冠璋一同走過大崙溪
無數的深潭,翻過無數的峽谷,為的只是想一同走過這一遭,只是想在某個夜深
人靜的晚上,細細品味那在無數激流中不斷翻滾,卻依然清晰沈澱的—登山情誼

2月16日早上從臺北出發,下午二點就已經站在大崙溪與新武呂溪的河流口了
,穿上全套的溯行裝備,我們走入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只有快樂、擔憂和平靜的
單純世界。剛開始的大崙溪水超乎我們想像的溫順,完全清澈的水,似乎正逐漸
洗去我們與舊世界的記憶。走過一片深潭,驚飛而起的幾隻雁鴨提醒了我們現在
還是寒冷的冬季,縱然身長超過60公分的高身固魚成群悠游在馬哈武支流的潭中
,也無法吸引我們下水去和牠們打個招呼。寬闊易行的溪床一直延伸到轆轆溫泉
,獨自行走了二天的我們在這裡遇見了許多熱鬧的泡湯遊客,自閉的我們找了塊
偏僻的支流沙洲,繼續享受屬於自己的孤獨。

溫泉過後是一段長約百米的峽谷,後面還擋著一道瀑布,峽谷內的蒸汽直衝天
際,參考日本隊的紀錄我們也決定高繞。從支流口上切,泡湯客們望著我們的大
背包、蛙鞋以及一堆奇怪的金屬物品,好奇的問我們要去哪裡啊?只能回答說,
要去高雄…。陡上一段之後嘉洲的膝蓋開始劇痛,可能是長期爬山攀岩造成膝關
節肌腱的受傷,才第三天而已,難道還要回去跟泡湯客們說我們不走了嗎?拿出
高粱酒,敬拜了這裡的布農祖靈,再用芒草驅除惡靈之後,我們還是繼續往前。
連續的峽谷讓我們無法回到溪床,只能繼續腰繞,結果在垂降了80米之後,迫降
在大崙溪南岸第四支流的溪谷之中,後面是一道冒著白煙的瀑布,而前面則是超
過百米的連續瀑布直直墜入大崙溪主流的深潭,當我落地的時候,天色已黑。
由於看到匯流口後的主流有一道超過10米的大瀑,我們決定繼續高繞,由冠璋
先鋒架繩從瀑頂爬上對面的岩壁繼續腰繞,從百米的峽谷往下看,轆轆溫泉一直
延伸到這裡的竟然是一段金黃色的巨大峽谷,由於位於凱翁舊社的下方,遂取名
為「凱翁大峽谷」,峽谷內水量驚人,完全沒有可供站立的沙洲,連續的瀑布衝
激出一道道晶瑩碧綠的詭異深潭,看來完全沒有溯行的可能。中午時分繞過峽谷
切至溪底,標高660公尺,之後的溪床平坦易走,顛腳走過幾個小深潭,隊員們
決定罷工休息。

隔天(第五天)一出發越過一個50米長潭之後,便進入了一連串的轉折峽谷之
中,二岸數百米高的峽谷夾峙著不斷的深潭小瀑,從南岸的舊河階平繞了一段之
後,停在一座巨大而深邃的U型峽谷之中,老孫穿上蛙鞋游過去架繩,其他人則
被這巨大的寧靜所深深的撼動。越過峽谷是一連串的巨石急落差,日本隊記錄上
先鋒攻擊四小時的地形我們卻在不知不覺中通過了,可能峽谷已被大石頭所填滿
了吧。第六天一出發還是連串的深潭瀑布,通過幾個地形之後卡在一道主流的10
米瀑布前,晨曦的藍光映照著灰藍色的峽谷,在水氣紛飛的瀑布前,我們點起香
菸,享受著因為困難而帶來莫名的充實感。嘉洲躍躍欲試地想從北岸的峭壁攀岩
架繩而過,果然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不過沒那麼多時間玩繩隊了,便決定從南岸
小支流處高繞再垂降回溪底。
冬天溯溪,寒冷是除了地形之外我們必須面對的另一個考驗,除了可口的行進
糧之外,「行進火」更是這次溯溪最重要的法寶之一,在攻擊瀑布的空檔或是午
餐休息,隨地找些木材馬上升起一堆大火,立即補充流失的熱量…。第七天的下
午,一座綠色的峽谷擋住了我們,碧綠色的潭水穿過一道道粉綠的峽灣,峽灣內
沙洲上燃燒著的一堆草則稍稍阻止了我們濕透身軀的顫抖,好讓我們能夠再繼續
跳入水中,游過這一彎彎的碧綠。而這裡連續的峽谷深潭,讓我們不得不在峽谷
旁的小沙洲上緊急紮營,只是少了點柴火…,先鋒架繩回來的冠璋竟然又游過急
流,爬過岩壁,綁了二大捆的木材回來,有充足的水和柴,再緊急的營地都成了
溫暖的小窩了。
第八天越過綠色的絕美峽谷之後,是一段崩塌地所形成的急落差區段,最後面
則是由超級大石頭所形成高約15米的超大楔石瀑布,陽聖從旁邊的一片大斜面
Solo上去打了三根岩釘架繩,由於架繩時大家的意見不同,結果一群人都臭著臉
回到營地,讓留守營地的貞秀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隔天推著JUMAR翻過瀑
布,走著走著,一片陰冷的氣氛卻突然的迎面襲來,在連續數天轟隆隆的水聲之
後,突然出現了一片絕然的靜謐,寬二三十公尺完全透明的水流無聲無息的流過
,而峽谷的盡頭竟然矗立著一根超級巨大的綠色石筍!完全寂靜的劇場之中,只
有偶而的幾聲清脆的鳥叫迴盪其中,在這裡,連我們走動的一點聲響都好像會褻
瀆到這空靈的天堂。「噗通!」一聲,老孫游過這巨筍看守的峽灣,再拉我們五
個過去….浮在這透明靜止的溪水上,只見粉綠的石筍和岩壁一直往水下延伸到無
底的黑暗之中,極度冰冷的水溫讓我以為來到了鐵達尼號沈沒的北極冰海之中,
我們抱著背包,穿過重重漂浮的冰山,哦!冷啊!!
冰山過後就是相原溪合流口了,由於行程的延誤,我們在此討論未來的前途,
因為此後將遭遇到日本記錄所說的「最難的W轉折峽」,是否要高繞周溪山以避
掉峽谷區來爭取時間呢?最後我們仍然決定勇往直前,一探大崙溪的最美密境。
果然,一出發馬上就碰到了W峽谷區的大門,一片30米深潭加上10米高的雙股瀑
布,由專業的游泳攻擊手老孫游過再交給專業的攀岩攻擊手陽聖來攀爬,之後就
是一連串的峽谷瀑布深潭,幸運的是都可以從北岸腰繞而過,只不過得小心黑熊
的攻擊就是了,因為我們發現許多黑熊的腳印。此後連續的峽谷深潭不斷出現,

在不斷的游、走、爬之中我們一一克服所有的地形,進入大崙溪的核心。第十天
過了大崙北溪,由於海拔高度的上昇,周遭植被開始改變,鐵杉出現了,岩石上
也開始覆蓋著青苔,而水也變的更冷了,在攻過一道急流之後的冠璋不斷的發抖
,緊急紮營在這充滿深潭與青苔的原始森林之下,一片很小很小的沙洲上。
第十一天開始下雨了,在超冷的狀況下抵達日本隊所說的「最美峽潭」,的確
是非常特殊的地形,只不過太冷了大家都沒有興致好好欣賞,我則是連相機都懶
得拿出來。這裡連續曲折的岩壁,周遭毫無立足之地,只能分段游泳過去,最後
還加了一段3米的瀑布急流,陽聖從右岸先鋒架繩,有點Over,很不好爬,其他
人則懸空普魯士攀登上去,在岩壁上還找到日本隊所遺留下來下降用的岩釘一支
,就把它放進了背包,想說下次如果有機會遇到他們還可以還給他們…。烤完行
進火之後繼續向前衝向日本隊所說最後的困難地形,嘉洲勇猛的游過連續二個深
潭之後,發現後面還有一個8米大瀑,由於天色已晚,只好又在峽谷內迫降了。
隔天突破深潭急流,走進瀑布前極度幽暗的懸岩峽谷之中,由於身為領隊的我這
幾天都躲在後面打混,大家便好心的把這個最後的瀑布留給我享用,只好帶著繩
子、岩釘、Friend出發了。先鋒不難,只是拉背包有點麻煩,全員通過之後,大
家一起站在瀑頂慶祝,想說從此可以告別深潭、瀑布的惡夢了,因為日本隊記錄
說「此後easy,with a beautiful leave」,於是大家抱著散步的心情出發,結果,
走沒多久就又出現深潭了,不想下水,把它高繞掉之後,後面竟然出現了一個更
誇張的,一個非常非常大的「超級深潭」!
這是一個剛形成的堰塞湖,在颱風豪雨過後旁邊的土石大量崩落阻擋了主流的
水道,再加上二邊的峽谷,便形成了這一座超級深潭…。每個人看到這座超級深
潭之後,臉上都泛出了綠光,還不禁搖著頭發呆,連最猛的嘉洲都不願意游了。
由於看不到對岸,無法知道這深潭到底有多長,便決定從崩壁直上高繞,後來崩
壁卻越來越陡以致無法攀爬,只好又撤回潭邊面對現實了。由於剛剛在崩壁上有
聽到對面傳來的水流聲,判斷深潭轉過去之後應該就會上岸,於是把大家的傘帶
全部連接起來,再加上細繩子、營繩甚至鞋帶….,加上2條50米的主繩就將近
150米以上了,想說應該夠長了吧?眼見沒人願意下水,美國回來的冠璋只好自
告奮勇了,我們只能在旁邊給予默默的祝福與敬佩,穿上救生衣、蛙鞋,綁上繩
子,帶著對講機,看著他慢慢的消失在視線之中,繩子不斷的送出,當二條主繩
全部用完的時候,他也透過了對講機說已經游到對岸了!這是一座長達100米的
超級深潭!!抱著背包,繫上繩子,我們無助的飄浮在這100米的超冷溪水之中
,等待冠璋慢慢的把我們五個拉到對岸,還一面擔心繩子會不會在中間卡住?還
是在中途凍斃?直到看見冠璋規律的配合Jumar拉動手臂的身影越來越近,才逐
漸放心。
越過超級深潭,便進入了伊加之蕃的地盤,不知是我加入了太多的歷史想像還
是真的如此,感覺這裡的蓊鬱森林竟透露著一股獨特的蕭瑟與淒涼。已經是第12
天,原來打算完溯大崙溪直上卑南主的夢想也已無法實現,只能切上伊加之蕃山
的稜線接南一段出去,飢餓的我們走在這支稜上顯的非常的沒力。

在卑南主山上回望大崙溪的雲海,這就是我們15天走過來的大崙溪,走下卑南
主山,就是向大崙溪告別的時候了,也是向溯溪的日子、向一同走過的朋友暫時
告別的時候了,只剩下這一段關於水的記憶還在我們的心裡流傳著,等待下一波
的浪再將我們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