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瑞岩溪登合歡 – 文/陳龍佳; 攝影/林獃瓏(PDF檔)

溯瑞岩溪登合歡

文 / 陳龍佳 攝影 / 林岱蓉
才轉了個彎,原始的溪谷又吞沒了文明,我們再度身處不見人跡的蠻荒
谷地,繼續為出路而奮戰﹔ 別說是獵路,就連獸徑也沒有,且困難地形
又變多了。
瑞岩溪發源於合歡山區,屬北港溪支流。於北港溪匯流口高度約海拔一千公尺,
而集水區的最高源頭,則在合歡山主峰西北方和3205山頭之間的鞍部,水源高度
約在三千公尺。因其支流大多集中在2200公尺過後,因此從北港溪匯流口直到
2200公尺之間的水流量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又因整個瑞岩溪集水區中並無污染和耕
地,水質乾淨清澈,再加上沿線均為天然原始林,使得此區生態極為豐富。


~一償溯行未知溪流的宿願~
在84年彰化登山協會「合歡北峰會師活動」時,我們即有意溯行瑞岩溪﹔但因當時
時間急迫、又找不著有關瑞岩溪溯行的相關資料,因而作罷!最後只能由中橫木
蘭橋溯合歡北溪去會師。之後,得知整個合歡山區的大小支流幾乎都有溯行紀錄
,唯獨濁水溪和瑞岩溪尚無溯行溪友們的足跡。經過數年,濁水溪已有數個溯溪
團體多次失敗撤退的紀錄,但瑞岩溪就是沒人溯行過,重新燃起我們探知莫名溪
谷的慾望與衝勁。找了經常一同溯溪的岱蓉合作,打算完成此一溪谷的溯源計劃

在第一次探勘結束下山後,由岱蓉找了四季溯溪的宙湘與小賴,和還在就學的
阿丙,打算以五人四天的時間,由力行一號橋下開始溯源合歡主峰。我們捨近拾
遠地攀登合歡山,只為了一償溯行於地圖中這條未知溪流的宿願。光想到將地圖
上的一條藍色水線,化為足下的溪谷溯行,就叫人熱血沸騰!
第一天 合歡山主峰-力行一號橋起溯(1140M)-8M瀑布峽谷入口前營地
(1540M)
~假期難ㄑ一ㄠˊ,大家拼了!~
一早六點多上到合歡主峰,找到兩位在車上冷得發抖、一夜未眠的四季溪友。
低到近零度的氣溫讓人有些難受,真是苦了兩位北部來的朋友。而會合地點選在
合歡主峰也真的有點怪,又不是會師?但未溯先登也是一種新的體驗。我們五個
人五個大背包共擠一車,這才感到一點點的溫暖。
八點半從力行一號橋下至溪床出發,揭開了四天溯行的序幕。在此之前,曾請教
不少溪友先進,大都認為五天的時間較合適﹔但實在是假期難ㄑ一ㄠˊ,只好拼一
點!因為有人擔心四天後出不了山、趕不回去參加期中考,所以大夥戰戰兢兢地

快速前進著。

一個半小時後,來到上次回撤的瀑布地形,因上次探查時對如何通過此地形已研
究過,因此馬上可決定架繩路線。約四十分鐘後,全員突破此一瀑布,但在此後
就是峽谷區。為了趕路,顧不得水的冰冷,一個個往深潭跳。穿過連續峽谷地
形時已過中午十二點三十五分,在1470M高度午餐。
一個早上上升三百米,往後還得上升三百米才能到達今天預定的高度紮營。在
克服一連串峽谷後,又趕了不少行程,下午四點,終於被一需直攻的瀑布給擋住
了去路,只好紮營於瀑布峽谷前。幸好已到預定高度了,但前方這八米瀑布,卻
成了明天一早的最大考驗。
第二天 8M瀑布峽谷入口前營地(1540M)-1925M合流口後營地(2050M)
~拼到沒力,還是峽谷深潭瀑布~
一早用完餐,立即派出兩位成員先行架繩﹔在收拾好裝備後,先行出發作地形
攻擊的隊友,傳回了已成功突破瀑布障礙的消息。就近一看,共用了四支岩釘、
兩個岩鍥才成功上攀﹔原以為爬上瀑布就可鬆一口氣,但瀑布上卻有一深潭擋住去
路。這大深潭比之前的地形還危險的多,除了水深、冰冷之外,沒有確保,還可
能被水流帶到深潭缺口—-也就是瀑布上方的出水口。攻擊手只好立於深潭上方
一公尺高的岩階上蹤身一躍,跳多遠算多遠,再使力地游向對岸沙洲﹔之後,隊員
如法炮製,以繩索確保通過。然而,後頭仍是一長串的峽谷深潭瀑布,拼到沒力
還是見不到峽谷盡頭。沒想到要出峽谷的代價,竟然是高繞加上一個五十米大垂
降,兩條五十米的攀登繩連結起來剛剛好。此時已過十二點。
中午過後,開闊的地形取代了峽谷。大夥衣服一件接著一件脫,今早是冷到直發
抖,而下午卻是熱到揮汗如雨下。從地圖上判定,主要地形集中在1800M之前,
過了這一高度,應不會再有困難地形才對!心情放鬆不少。下午三點,順利到達
2050M預定高度紮營。
第三天 1925M合流口後營地(2050M)-2385M峽谷後溪左營地(2450M)
~問號越來越多,身陷五里霧中~
一早下起了小雨,這一下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氣溫下降了許多。我們的腳
步越來越沉重,因為溪谷又變窄了,這與萬分之一的地圖所描繪的不同。果然,
瀑布一個接一個出現,心裏的問號也越來越多,開始懷疑起地圖的可信度。

九點半到達2220M河流口,又是一垂直七米瀑布擋住去路。由小溪溝上攀高繞,
高繞路線相當的陡,沒有下切的可能,只好繼續上攀﹔上攀約120M高度後有一垂
降固定點,觀察下降的可行性,但霧氣太重無法看清楚,只能由樹林的空隙中,
隱約看到下方溪谷的白色水花。白色水花加上白色雲氣,根本無法研判由此到溪

底的直線落差有多少?只好先試著下降一段高度再行研判。垂降三十米後有一大
樹,將自己固定確保在樹上,這是最後一個可做固定點的地方。由此樹到溪谷是
一垂直岩壁,暴露感極大,也不知道繩索距離是否夠長?但已無其他可能替代的
路線了,只好作第二次垂降,垂降固定點則為大夥自我確保的那棵楓樹。一棵樹
維繫著數條人命,想來真是可怕!
~荒野求生後,文明錯愕出現~
第二段下降危險了許多,除了垂降距離長之外,不時有石塊落下,而且繩子不
短不長剛好到底,有驚無險地降落在一落差極大的旋轉瀑布上方。繞過一個彎後
,驚見溪谷上方有兩條大水管,那表示只要剛剛再努力上切,就能接上水管路,
而不用作那麼危險的垂降。大夥開始互問:哪來的大水管?接著更令人不可置信
的景象一一出現:首先發現車道,再來是山壁中的水龍頭旋開即有水流出,接著
是12英吋水管、水塔、玻璃纖維所建的工寮、集水壩,所有資料都無此段的標示
和紀錄。走了兩天半,沒想到開車就可到,這裡應該是霧社地區所做的集水工程
吧!才剛上演了荒野求生記,一轉眼文明就擺在面前,兩個截然不同的場景,令
人難以適應。
心想,從這裡到合歡主峰應不難走才是。沒想到過了集水壩十分鐘後,就證明
我們的想法錯誤。才轉了個彎,原始的溪谷又吞沒了文明,我們再度身處不見人
跡的蠻荒谷地,繼續為出路而奮戰﹔別說是獵路,就連獸徑也沒有,且困難地形又
變多了,而雨還是不停地下。左右繞行此段峽谷數不清的瀑布地形後,我們總算
垂降20M,紮營於溪左,達成第三天的預定溯行進度。
第四天 2385M峽谷後溪左營地(2450M)-合歡山主峰(3417M)
~千米落差七小時箭竹海大作戰~
今早從2420M出發,不曉得為什麼此後石頭變得好滑,地形攀爬更加吃力,但
總算在早上九點二十分到達預定上切的乾溪溝。2550M地圖上所標示的乾溝,在
此卻比主河道的水量大。轉進後馬上面臨一落差瀑布,由左岸高繞時發現,前方
好幾個高達數十米的瀑布正在等待著我們,從溪谷直上合歡已是不可能,只好改
變原定計劃。從地圖上得知溪右的上切坡度較緩,大夥雖知緩坡較為好走﹔但無奈
從我們所處的這一方要到對岸去,除非是長了翅膀,否則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左
岸上切。實在是太陡了,上切此稜始終得抬著頭,必須看著下一棵樹長在哪?然
後牢牢地抓住它,而下一個腳點就是現在的手點。
一直以為只有一開始的上攀較為困難,沒想到這一陡就陡上了山頭,且林木逐漸
被箭竹給取代。這一段就如同揮之不去的夢魘一般,我們後來稱此為「千米落差
七小時箭竹海大作戰」。箭竹除了又高又密外,比姆指粗的更不在少數,撥都撥
不開,必須用全身的力量和背包的重量去壓擠,才能勉強鑽行。先行開路者一輪
換過一輪,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每個人的臉也越來越臭。看著自己的雙手
正一滴滴地滲出血來,早上還是小傷口,不知何時被折斷的箭竹割得又大、又深
。根本沒有時間上藥,忍著痛繼續抓著箭竹上攀。


~推倒此行最後一支箭竹~
下午四點在體力將用盡前,終於推倒極力捍衛此林尊嚴的最後一支箭竹,美麗
的夕陽正迎接我們,山頭出奇的安靜,二十分鐘後登頂主峰。天色一暗,氣溫急
速下降,沒人多做停留,急忙躲進預先停在山頂的車裡,大家都累怕了吧!不再
如往常一般提議下一次活動,看著大夥已破到爛掉的衣服和全身密密麻麻的傷口﹔
這痛,我想夠大家休息半年不敢再溯溪了吧!
後註: 兩個禮拜以後,已有人忘記此行的傷痛,提議要由靜觀溯濁水溪登合歡山
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