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華綠溪登畢祿山奇遇記 -文/黃添仁

溯華綠溪登畢祿山奇遇記

行到水窮處-

-文 黃添仁(福爾摩沙溯溪探險隊)
華綠溪,一條與我有緣的溪流,有許多的第一次…,多年的耕耘,總算要於
此行做個結語。位於太魯閣國家公園的華綠溪,屬於高山溪谷地形,其三處源頭
有無明山、鈴鳴山及畢祿山等百岳,著名的無明大斷崖及畢祿崩壁等破碎的源頭
,使溪流的搬移運動持續著,也許下次洪水過後,溪谷地形將再改變。由於緣份
的引領,使我向它靠近,原本不寄望成行,因為冬溯得面臨低溫及雪況,完溯探
源雖是我的理想,但一人無法實現,在致遠、耀群及盈穎的加入,溯溪隊伍終於
成行,讓我向著理想邁進,但也碰到前所未有的奇遇。
~三進三出 體驗春秋~
二月十三日,農曆初二,習俗上回娘家的日子,而我們這群山野之子奔向的卻
是山林。春節假期的北宜公路,讓人不敢領教擁塞的滋味,暗夜的蘇花公路,濃
霧伴隨著傾盆大雨,更讓人戒慎恐懼!下午出發,至天祥已近淩晨,計劃夜宿此
地,卻無落腳之處,車子滿坑滿谷,形形色色的帳蓬,如星羅棋佈般,撒向立霧
溪畔,多次造訪,未見如此熱鬧,只好繼續前行至華祿橋,幸運!橋旁廢棄的隧
道被工程包商裝修成臨時工寮,讓我們渡過舒服的一晚。
二月十四日,天氣晴朗,車子開回洛韶停放再攔便車,遊客的車流熙來攘往,
也許服裝過於奇特,路人投注異樣的眼光,無人願意搭載,好久好久,終於攔到
便車回華祿橋。9:40沿右岸廢棄公路,循獵徑下至溪底,這已是年內三度蒞臨,
熟悉的景物,卻有多變的溪流,華綠溪的春、夏、冬,各有不同的特色,春天的
溫柔、夏天的奔放、冬天的泠漠,訴說著一條溪流的喜怒哀樂。溪床疊石磊磊,
眼前斜壁深潭已在當下,阻擋大伙去路,後方的巨石,立於溪谷當中,頗有一夫
當關之勢,深潭越挖越深,一開始就要泅渡,不太好吧!耀群下水試探,過於冰
泠的5度水溫,直叫人退怯三分,放棄泳渡念頭,沿左側碎石坡的獵徑高繞,倒
省去不少路程,但也無緣再見奇特的巨石,回憶那『聖石傳說』的往事。半小時
後重回溪底,溪床變為開闊,景色優美,去年的惡水,今已變得如此溫馴,洪水
沖不垮獵人的鬥志,流失的樓梯及便橋再度修復。約莫二小時路程,來到溪旁的
石洞營地,轉彎進入小峽谷,前方是美麗的滑瀑深潭,哇!碧綠溪水,清澈見底
,去年淤積的沙石,已全數流走,如今才知潭水之深,獵人架設的樓梯,讓我們
得以快速通過。

溯行三公里至轉折點的十米煙囪型瀑布,翻過稜線即是匯流點,由瀑布前右側
山壁,沿獵徑高繞至平台上,竟有新蓋的獵寮及開墾的菜園,唉!人類的文明在
破壞大自然,私心踐踏美麗的山林。下至溪底,支流上,高三十公尺的SPA瀑布
,絹細溪水,依舊楚楚動人!下午二點抵達第一處匯流點,華綠溪於此分左股主
流及右股支流,右股源頭為無明山大崩壁,溪窄峽瘦,景色壯麗,左股主流發源
於畢祿山,地形破碎,崩壁處處,由匯流點前行百米,河道分流,形成烏龜島,
取左水道的乾溪溝,沿途並無困難地形,至尾稜的溪流大轉折處,此時霧雨已濛
濛,前所未見的大石公矗立河床當中,簾瀑深潭,溪水轟隆,巨石林立,神秘幽
暗,溪谷之美莫過如此,三點三十分,在崖壁上,一處瀑布深潭旁的沙石地,做
為棲身之所。
~溪谷之美 鬼斧神工 ~
二月十五日,霧雨盡褪,只留青山與萬水。冬季的太魯閣山區,受東北季風及
地形的影響,下午時刻常會雲霧飄渺,屬於霧雨帶的中海拔山區,夜晚經常籠罩
在雲海當中,隔日清晨才會霧散。上午的陽光確實是一大享受,也昇華我們的情
緒,讓信心更為充足。收拾行囊,7:30出發,由右側山壁通過六米高的瀑布深潭
,地勢開始爬升,續行不久,巨石層層疊疊,堆成巨大的亂石區,造就疊瀑不斷
,想必前方定是圖上的峽谷地形,那奔馳的山洪在峽谷中壅塞著,是一種壓抑,
離開峽谷就變成釋放與解脫,它們以千軍萬馬之勢,將巨石搬移至此,表達大地
的怒吼,而這些巨石著實讓我們嚐到些許苦頭。
峽谷是溪流的精華,峭壁聳立,幽暗深邃,帶有一種肅殺的陰森,在溯溪活動
中是最難克服的地形。行至峽谷入口,已不見獵人的疊石,去年盈穎曾進入峽谷
探究,有一處難以克服的瀑布深潭,此時兵分兩路,致遠他們左上探勘高繞路線
,我與耀群進入峽谷,未久,被深潭所阻而折返,無法窺視那瀑布深潭,決定由
左側溪溝高繞,沿溪斜切,陡坡真不是人走的,爬高約五十米至尾稜上,筆直溪
谷,無法垂降,繼續高繞,苦戰叢林,稜線處發現牛奶糖垃圾,會是誰丟的!雙
繩垂降是溯溪的基本技巧,先垂降二十五公尺,續下切一段,再垂降二十公尺,
終於下至溪底,就在一處瀑布狹潭的上方,正好繞過峽谷區。下溪處的沙洲上竟
發現火堆,應該不是獵人的,續行不久,遇一瀑布深潭,正準備由右側繞過,不
可思議!樹枝上竟綁著一條台大山社的路標。續行,沿途崩壁處處,開闊的溪谷
,瀑布深潭均易於通過,行進順暢,直到被峽谷前的深潭所阻,才休息午餐,再
做打算。
溪谷之美,美在那鬼斧神工,水與石將峽谷雕琢出連續的三池深潭,就稱它為
葫蘆潭,由右側崖壁高繞,選擇樹木做為垂降固定點,此行為減輕裝備重量,僅
攜帶一條50米長的9mm主繩及一條30米長的8mm輔助繩,由於居高臨下常有高
度錯覺,決定試用雙繩連結單繩垂降的系統,陸續下至溪底,耀群與致遠前行探
勘,待我拉繩時,慘了!繩子卡住拉不下來,這還是頭一遭,近三十米高度,若
用猶馬攀登可累了,只得往深潭一跳,連跳三池潭水,穿著防寒背心,仍感覺溪

水的冰泠,爬回垂降點,原來最後垂降者沒檢查繩子,兩條繩索被草叢分開,難
怪卡住。峽谷出口為瀑布及狹窄的水道,水不深,雙腳即可橫跨兩岸,致遠已在
左側岩壁上等候多時,利用傘帶將大伙拉上去。判斷地圖上匯流點前應是峽谷地
形,惟南岸已崩塌,下午三點半抵達第二處匯流點,右股源於鈴鳴山,峽壁聳立
,溪窄水少,由左股往畢祿山前行,竟拾獲一條註明5號的紅色傘帶,打算繼續
推進,超前進度至第三處匯流點,途中遇到一處平坦的沙石地,就此紮營吧!
~溯溪奇遇 天人交戰~
二月十六日,一個特別詭異的日子,也是能否完溯的關鍵。老天依舊賞給半天
的陽光,八點出發,不久,溪谷右轉,峽谷前的沙地又見營火堆,清晨的峽谷顯
得陰暗詭譎,遠處的一道飛瀑自左側噴出,原來峽谷左轉,十米瀑布深潭就等在
那兒,兩岸絕壁,巨石懸掛,咽喉狀的溪谷,挑戰必是一場硬戰,前兩天的地形
並不困難,心情鬆懈,此景讓心情馬上沈了下來,溯溪如同人生,有時困頓,有
時順意,一種心情的起伏。拿起新買的數位相機,怪了!就是無法拍攝清楚,直
呼「有點斜門!」。耀群準備泳渡對岸,真好!枯水期僅水深及腰,直接橫渡,
吒!竟是死胡同,無路可走,首次拿出攀登器材,攀爬右側崖壁,耀群攻擊,致
遠確保,我與盈穎扶立倒木做為踏腳點,鏘鏘!岩釘卻無法釘入,真是絕路嗎?
此時我往前探究巨石蓋成的洞穴,發現左右各有一點亮光,那道光吸引著我,似
乎可以試試,由耀群攀爬五米高的岩壁,竟在左側亮光處清出一個小洞,就只能
容許一人鑽出,天無絕人之路!那股悸動,興奮至極。詭異的地形,耗了好久時
間,背包始終無法吊拉上去,只好拆背包,將裝備由小洞運上,待鑽出洞口,已
是十點半了,才走不到百米的路程。
酷!峽谷中出現一層、兩層、三層,五米、五米及二十四米連續轉彎的瀑布深
潭(事後取名漢壽龍瀑),這下有的瞧了!由右側峭壁斜繞前二層瀑布,再高繞直
上第三層的陡坡,重裝攀登,連爬帶跪,正埋首與叢林搏鬥,11:30突然聽到高
繞手盈穎的叫聲「有人呢!」,滿懷疑惑,這種地形怎麼可能?莫非是另一支溯
溪隊伍,待翻上尾稜一看,驚悚的畫面!對岸崖壁下的溪床竟躺著一個人,四人
觀察的結論「紅色的帽子,疑似穿著黃色雨鞋(事後證實是人的腳骨)…」,莫
非是墜崖的獵人,這種事,真的讓我們遇到嗎?一起高喊多時,未見任何動靜,
觀察附近地形,前後瀑布,兩岸崖壁,一種溪谷的陷阱,垂降下去恐會身陷絕谷
,其他三人均是第一次溯行高山溪谷,考量隊員安全及心理負擔,不敢垂降下去
,繼續高繞,先繞過上層瀑布,再視狀況下去察看,腰繞一段,垂降二十公尺,
往右行走,再垂降近三十米至溪底,怪事發生了!致遠在垂降點,我在五米外等
待,當盈穎垂降至溪底,而我要移動的此刻,腳下近半個頭大的石頭,竟往下滾
落,高喊「落石!」,無情的溪水聲掩蓋我的警告,下面傳來一聲慘叫「啊
!」,落石擊中正要解除垂降的盈穎,怎麼會這樣?這不會是巧合,溯溪多年的
我,不曾踩落石頭而嚴重到砸傷人,直覺告訴我「那人已死!」,這會如同埃及
法老王圖坦卡門的咀咒嗎?下至溪底,見盈穎痛苦且驚嚇的表情,內心極度不安

,關懷傷勢,落石擊中左大腿,幸好有護膝保護,擦傷瘀血,但不知能否行走,
只得就地午餐,以處理傷勢。此時已自顧不暇,無奈地望著瀑布下的溪谷,「保
佑我們平安出去,一定幫你找到家人!」、「保知我們…,一定組特搜隊,用直
升機帶你出去!」,這是我們四人的祈禱,也許真有保佑,那勇敢的學妹,還能
正常溯行。
山高谷深,溪泠峽寒,為撤離而下溯,須高繞及跳那泠洌的潭水,以地形判斷
,若能行走,上溯較為可行,只得拆背包,減輕盈穎的負重。14:00離開,繼續
上溯,峽谷瀑布不斷,由左側橫繞,前方有十米懸瀑,恐無法克服,高繞直上八
十公尺至尾稜上,聽!兩種不同的水聲,第三處匯流點就在下面,支流是一處三
十米瀑布。垂降西面陡坡,先下二十米,下切一段,再垂降二十米至右側碎石溪
溝,沿碎石坡下至匯流點,已是下午五點,霧雨當中,天色昏暗,選擇一處不錯
的營地歇腳,艱辛、驚悚的一天,只走六百公尺。
~窮山溯源 功德圓滿~
二月十七日,打混的一天。七點半拔營,不久,又見營火堆,沿途崩壁四處、
土石流橫行,斷續的瀑布,卻不難通行,豔陽高照,中央山脈主稜清晰可見。十
點至溪谷分岔口,左側狹窄溪谷有光滑的瀑布群,峽谷中的瀑布難以克服,中途
高繞而過,見沖積扇的地形,溪床開闊,畢祿崩壁就在眼前,一山一壑,倒像桂
林山水,午餐吃了二個小時,下午一點半,行到水窮處,在最後水源
(2650M),用萬能的雙手,將碎石坡挖成平台,鋪上厚厚的松針,做成舒適的
床,在此享受荒野的溪谷之夜,霧散雲消,山下形成美麗的雲海,天寒地凍,半
夜氣溫降至零度。
二月十八日,溯源的日子,那外帳的水滴竟結成冰。沒水了!換上特地為雪地
準備的雨鞋,七點出發,順右溪溝碎石而上,百米後,捨溪溝走崩塌地,學妹竟
爬成興趣,沿壁直上,卻卡在崩壁中,還是被耀群用傘帶拉了上來。繼續陡上針
葉密林,十點半終於登上中央山脈的北畢祿山(3193M)。登山路徑雖不明顯,
但有路總比沒路好走,往畢祿山的一些樹林下,殘雪已成冰,用雨鞋踢雪階,登
山杖變冰斧,感覺腳底冰涼,經碎石崩塌地,毫無路徑,十年前的印象已模糊,
還差一點攀上岩鋒狀的假山頭,陡上灌木叢林,踏過矮箭竹草坡,下午二點登頂
畢祿山(3371M)。四點半下到8.2K工寮,飽餐休息,續摸黑三小時,踢到中橫
大禹嶺已是晚上九點,總算回到文明地。
救難記事:2/19向洛詔派出所報案,2/20耀群及盈穎協同花蓮縣消防局、太管
處警員及洛詔所警員共計10人,再度深入溪谷,三天後,將罹難者以直升機運出
,功德圓滿的收場,得到的答案卻是相當訝異!死者竟是半年前失蹤的登山客,
日後還有一連串的靈異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