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行唯金溪直闖關山頂 -文/ 莊再傳

溯行唯金溪直闖關山頂

-文/ 莊再傳

在高潮迭起中開拓新路徑─
溯溪登山是循著各山峰間褶曲凹地之溪流或小支流,
甚至澗谷作為攀登路線,同樣以登頂為最終目標,
而放棄傳統的由小稜脊或尾根稜攀爬,另闢登山途徑,
其樂趣當不亞以傳統之登山。

唯金溪,從關山起源,連綿地向西於梅山口接上荖濃溪,全程的水平距離約8
公里,落差從1000公尺到3666公尺之巔,上升了約2660公尺,在這樣垂直落差
的如此高度下,就迭成唯金溪的各種激流、峽谷、瀑布等連續不斷的景觀,亦為
一典型高山溪谷。
~高潮迭起的1公里~
第一日從唯金橋邊小徑下到溪床,天色已暗,就在100公尺處擇一開闊地,打
尖設帳,升起熊熊火堆,晴朗的夜空閃爍著密滿的星子,又大又亮,加上林梢如
鉤的明月,使夜空更柔姿,喔!多美的高山之夜。
第二日晨5:30起床整裝,戴上安全盔,穿上溯行鞋,全付武裝,神采奕奕地充
滿信心下出發。河床緩緩,巨石堆壘,閒雜著小激流,也遇到了幾個狹窄小瀑,
溯溪嘛!就是遇水涉溪,遇石攀岩,倒還順利的迂迴而過。在經過數道小支流後
。溪谷已呈一段陰暗的峽廊,岩壁內凹,陰森幽冥,而溪水始終淙淙不絕,略為
休息。繼續推進,才轉了個彎,就面對著一50米高的瀑布,上部20米較斜,下部
的30米幾近垂直,唯金溪的第一個禮物。由於水力太強,硬攀費時,擇向左岸陰
濕的泥壁,爬上瀑布上方樹林內,遇峭壁,改以輕裝攀上,再把背包吊起,高繞
而過。接著用雙繩連結作垂降,才回到溪邊,落點處竟是一孤石,三面皆被湍急
的溪水圍困著,亦正好是一龍喉地段的廊下。高潮是一波接一波,大夥兒也收起
嘻笑的感覺。續行不久,又逢一20米之瀑布,輕易地由側壁通過後,肚子也餓了
,就地休息,進點熱量食物,餐後續進。
不久,抵達了支流會合口,兩邊都是高約60米的瀑布,主流還是一狹谷地形,
攀爬不易,乃從右岸高卷陡峭的草生地而上,花了兩個多小時於雜草林穿越,再
下降約40-50公尺深的本流溪床,祇見一深藍色水潭,由一道高不可及的白練直
瀉而下,氣勢磅礡地振人心弦,亦不知隱著多少猙獰的笑容,無形的肅殺氣氛漸

漸籠上,時已3點,逐與關根、清水兩位前輩作地形的研判討論。兩岸峭壁都高
於200米之上,欲高繞將很棘手,先決定於深潭畔安營,再輕裝涉水到左岸勘察
地形,尋可行之策,俟覓得路況後,返回已是日暮時分了。
「這瀑布高有80米以上,上端並還有連續瀑布,如欲往右岸小稜高迴,地形險
惡,可能會身陷峽谷,進退不得。」大夥望著左岸那高聳的崖壁,心理作好明日
奮戰的準備,今天的行程才走1公里,可見唯金溪地形的複雜,是難以克服。
~6個多小時的高繞~
一夜嘶聲隆隆的飛瀑,真是憾人心弦,晨7:00出發,從昨日勘察之徑,穿行於
高人的荒草叢裡,狼狽不己,一直到轉入乾溪谷時,回首望及,才可看到此瀑布
的整個面目,其分三層,上段約有20米高,中間夾一6米左右,加上下段的80米
長,一氣呵成,這種獨特的高瀑,真是令人讚不絕口,也才了解其高迴的困難了

當我們爬升到相當高度後,採橫渡峭崖上迴繞,沿途就聽阿強的怨言:「這真
是人能走的嗎?」茅草擋道皮膚露白之處傷痕累累,經過4個多小時大高卷,才
返抵瀑布上方,由40米長的二條繩索相接,連續作了三段懸垂下降,才降回溪床
上,整個上午就在雜木草叢林躦行,雖已在臉上不知劃了多少道傷痕,站在沁涼
的溪水中,既舒服又暢快,算算此次的高繞,真貴!共花了6個多小時才通過。
煮食午膳,飯後,天氣突然轉變成下起指大的雨點,匆匆上路,沿途溪床平緩,
起伏不大,難怪下游會隱藏著如此大的高瀑,上午已浪費了不少時間,此時,祇
好略為趕路,四點多,在寬廣的河床上遇到兩位梅山村的原住民,正在烤濕漉漉
的衣物,與他們探詢前面路況,回答的卻是獵路到此,往前沒路,還莫名其妙地
反問我,入山作什麼?而且有獵徑從梅山到此僅需4小時,你們還花了二天從溪
谷爬上來。在他們的訝異眼神中,我們再涉入溪水中推進,最後經游過一5公尺
長的深潭後,在河床邊找一塊如席夢思的沙灘安營。
雨後的溪谷,兩岸蒼木格外清新,狹窄的天空也亮出點點星辰,在燃起熊熊的
營火後,我們先砌壺香醇燙唇的凍頂烏龍,再烤幾條香腸果腹,最後才埋鍋作飯
,夜裡大夥開懷暢飲,引吭高歌,無牽無掛地還我童稚之心。溯溪的夜晚,就是
如此野趣盎然,令人難忘。
~默契配合下已近源頭~
第四日清早精神充沛地走入冰冷的水中出發,走約1小時餘,便抵達兩股合流
口,在地圖上狀如箝子,夾向關山,左右股皆可登上關山頂。我們選了預定的路
線左股前進,不久遇到一10米高的瀑布,迂迴地從崖壁上通過,溪谷此時又轉變
為狹窄的地形,水湍急,接著看到一20米的造形奇特斜瀑,採高卷繞過,9:30,
又逢遇一處更高峻的瀑布,取右岸崖壁直攀,戰戰兢兢,滑不留足,曉飛的一次
踩踏落空,滑跌在草叢上,驚險萬狀,費了四十餘分才又降下溪床。此時峽谷豁
然開朗,陽光射入溪谷裡,潺潺清流,澄澈見底,煞為絢麗,行至中午,遇上一

頗有挑戰性的瀑布,前有深潭,沸騰翻滾,先由右側水泳至瀑下,再斜攀入內,
再由左岸橫切,為安全計,在中間瀑布內裂隙打下一支岩釘作確保,背包則由右
側峭崖吊上,這趟工事花了近1小時,待全員攀上後,進食、補充體力。下午的
行程,沿途小瀑連連,一會兒沿著崖邊崖壁而行,一會兒手牽手地涉溪橫渡,遇
大石則尋隙穿越,團隊默契的配合、速度很快,走了三天,唯金溪也越接近源頭
了,卸下背包,分工合作、撿流木、鋸柴、架帳、生火、取水,忙得不亦樂乎!
是夜的梅花大餐,不亞於都市裡的飯館。
第五日清晨出發不久,便遇到一15米高的順峭壁而下的飛瀑,兩岸崖壁陰濕,
取右崖壁作人工攀登而上,第一步就釘了岩釘掛繩梯借助為踏足點,使天塹變通
途,一一小心攀爬,輪到超偉時,一腳落空,還好僅墜落約2公尺許,吊於壁上
,好險!後來連續過了數道小瀑後,河床又轉為寬闊,滿佈巨石。此時,兩側的
林相也由雜木林變為冷杉林,右上方隱約可看到庫哈諾辛山的尾稜,心情愉快地
繼續行進,兩岸崩坍多處,水量減少,只是一直在大石的陡坡上爬高。又是一個
30米高的細長瀑布,從左岸高迴至尾稜上,發現獵徑,刀痕很新,想必是有獵人
最近曾來此設陷捕獸吧,避開為妙。
降下溪床,褐然窺見到猙獰的關山大崩壁,千仞峭拔,朗朗晴天,碧空萬里,
關山正沐浴在閃耀的金色陽光,分外壯麗,遂在一片平坦地設營休息,崖壁在落
日餘暉的照映下,呈現各種不同色彩的變化,煙嵐嬝嬝,蜿蜒以迄關山下,造成
一幅景色幽美的景觀,祇聽大夥的相機喀嚓聲不停,撮取了前所未有的夕照,直
呼不虛此行。
~登關山而小天下~
第六日一大早醒來,望著那大自然把關山打扮得千姿百態,朵朵白雲簇擁著,
為它穿上綺麗的外衣,彷彿長上了雙翼,正展翅欲飛,大夥以關山為背景,留下
了珍貴的紀念照,並預估中午可登至山頂吧,以不平凡的國慶日子作為此次活動
圓滿慶賀。待餘燼的火滅熄後,踩著喜悅的步伐向最後目的地出發,途間又遇瀑
布,怕延誤時間,採迂迴高繞而過,不久在危崖下又有一20米高的瀑布迎面而來
,看似容易,攀爬起來卻很不安全,由功擊手打上岩釘確保後,才魚貫地攀上,
接著走過一段伏流,水量稀少,最後在一水池邊,裝水上肩,一步一腳印地前進
,真是「路遙知馬力」,氣喘喘的上到鞍部,看到迤邐而南的海諾南、小關、雲
水,以至卑南主山那迷人的南一段風光。向北望去玉山山彙、雲峰、玉穗均一一
映入眼簾,遠山如靛,近山青意境,豁達壯闊,再仰望近在咫尺的關山頂,魁偉
挺秀、雄渾雍容,不愧是曠世名山、豪情滿懷、鬥倍增,循稜尾堅毅地向頂巔挺
進,終於在12:30全員登上威震南台的關山。佇立山頭,極目四眺,但見重峰疊
翠,青山浪湧,千山一覽,真是無限豪邁、萬種風情,回望多日辛苦的成果,完
成了唯金溪溯登關山,掩不住內心的高興,歡呼聲響徹山谷。夕暮時分安抵庫哈
諾辛山的避難小屋過夜。翌日一早整裝後,換下運動鞋踏著步道,直下進徑橋,
驅車下山,結束這一次愉快的溯溪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