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遙大安溪(上) -文/ 黃孟宗

遙遙大安溪-上集

黃孟宗
大安溪是一條規模頗為龐大之溪谷。是由小雪、中雪、大雪、頭鷹、火石、雪山、
大霸、伊澤、樂山、東洗水山等諸名山包圍起來的深谷。前半段溪幅廣闊,至馬
達拉溪與雪山溪合流口才進入峽谷深潭之高級地形。這其中有北坑溪、南坑溪、
大雪溪、西勢溪、馬達拉溪、頭鷹溪、火石溪等溪流,條條皆自成一格,分別通
往各著名山頭。大安溪是溯溪愛好者的天空,魅力可觀,有無數的名溪,等待著
愛好溪谷的朋友去開發。

由溪谷攀登台灣五岳,我們已經溯登了沙里仙溪、七家灣溪、陶塞溪、隘寮
南溪,只剩大安溪溯登大霸尖山。本以為年內可以完成,奈何大安溪實在源遠流
長,一次完成在時間、體力、人員、裝備上都有困難,今年只好溯行前半段―由
天狗走到加利山下,隔年再完成最困難的霸底溯登。

在參加人員方面,台北溯溪俱樂部來了張麗雲,不要小看此姝,她可是台灣溯行
高山溪谷最多、最有經驗的女性。本會廖英德今次也排除萬難,毅然參加,是一
位經驗豐富的年青好手。日本大阪草鞋會的茂木完治與清水裕兩人,加上本人的
五人組織,這是一個很適於高山溪谷之堅強隊伍。

山岳攝影家阮榮助兄,不辭辛勞以他心愛的愛快羅蜜歐陪我至苗栗火車站,
與另外四人會合,稍事整補後搭車至大湖。由於林道荒廢,人跡罕至,費了許多
工夫才以二千五百元約僱小貨卡上山。在阮兄的祝福聲中駛上顛簸山徑,經過中
興檢查哨辦妥入山手續,直奔雪見派出所舊址。因為舊林道已廢,新路卻往上沿
稜直升,眼見腳下溪谷越來越深,心中不免疑惑萬分,那有溯溪卻一直往上爬的
,卻又找不到雪見派出所之小徑。傍晚只好在林道旁空寮住宿,還好前行兩百米
處有涓滴水流,幫我們渡過茫然的第一夜。
~第二日~
經過詳細研判,我們決定直下溪谷,進入北坑溪,然後順流而下與大安溪會
合。由工寮東下,小徑不明行來頗為困難,不久遇一香菇寮,四週種有大片香菇
。然後進入原始叢林中,鑽行數小時後才接上廢林道,撥開阻塞之茅草,低頭順
著之形小路盤旋而下,至雪見派出所,全然了無痕跡,大概是廢棄太久了。連續
直降,終於在下午2時下抵北坑溪,放下背包,我們試探上游一小段,發現一處
約百米長之瀑布峽谷,氣勢非常壯觀。由下溪點至大安溪只消10分鐘,進入大安
溪,整個溪谷豁然開朗,河床寬廣長約百米,滿佈石頭與小樹叢,水流蛇形而平

緩,景色很像我們去日本溯登赤石澤下來的天龍河。茂木說這根本是溯河嘛!那
裏像溯溪。頂著烈陽,我們背著沉重的背包在Z形的水流中穿梭徒涉,及腰的溪
水只要五人搭肩合步即可通過。中途遇到一座原住民架設的流籠,茂木感到非常
好奇,還親自爬上橫渡激流,難得之經驗令他樂不可支。近下午4點,行至大雪
溪合流口處紮營,滿坑滿谷的流木為我們提供了旺盛的營火。茂木此次帶來了釣
竿,在大雪溪湍流處試竿,但一無所獲。
~第三日~
早晨起床,見天狗社原住民兩人由大雪溪下至營地,及時向他們探詢有關大
安溪之資料,得知此處溪谷時有狗熊出沒,令大家感到心裡發毛。河床一如昨日
般的廣闊,走來單調而容易。不久大家聞到一股異味,只見河邊直冒白煙,趨前
一看原來是溫泉,水溫80度,要不是太遠僻了,到這兒來煮蛋或洗個露天溫泉浴
還真是不賴。中午在溪旁的一個破塑膠布獵寮舉炊煮麵。行行復行行,下午2時
抵達馬達拉溪合流口,大安溪河谷較窄,溪水清澈見底,馬達拉溪河床寬廣,水
量較小卻呈黃濁色。我們取右邊本流直入,但覺氣勢頓然改變,兩岸開始夾有峭
壁,河床的落差也較大,不過並無瀑布。下午4時在西勢溪合流口紮營,茂木仍
不死心,在合流處投竿,釣獲兩尾約15公分長溪魚,既不是石斑,也不是苦花,
下山回到竹東一問,他們說是叫白魚,當場烤食,真是風味絕佳。
~第四天~
早晨一出發隨即遇到急流,屢試屢被沖回,經過一番苦鬥才得以驚險通過。
山壁上不時出現小支小瀑,10時正走到頭鷹溪口,狹窄的夾壁,使人不敢想像由
此溯登頭鷹山之險峻。由此溪口開始,水中不時見到翻白的魚屍,在小水潭中甚
至一次就聚沉數十條死魚,撈起其中最大一尾的測量有近30公分。大家心中感到
疑惑,這是多年來溯溪未曾經歷過的,一直走到火石溪口,赫然發現六支以樹叉
做成的簡陋魚網,原來有原住民在上流放毒,在此撈魚,而我們所看到的是漏網
之魚,這種趕盡殺絕的作法實在太不應該,在一片生態環境保護聲浪中,我們也
應正視此一問題。
此後溪谷地形變成峭壁峽谷,深潭處處。我們以細繩拖引游過一10米長潭後
,見左側山壁有明顯小路上升,可能是通往中山至觀霧,毒魚的原住民就是由此
下來的。經過幾道非常美麗壯觀的連續滑瀑,我們遇到一個50公尺長的深潭,首
先由我及清水游到右側山壁窺探,前行無路,續往深潭跳水衝至對岸,將繩索固
定後再拖引後續隊員通過。再行不遠又是一處深潭,研判地圖前行即進入核心部
份,恐怕誤陷其中進退維谷,只好先找河床僻地紮營。前三天都在開闊河床上漫
步,心中直嘀咕沒啥意思,真正進入深谷,瞪著細細密密的等高線圖,心中卻是
又驚又喜,驚的是那長長的深潭,高聳的瀑布,喜的的是終於面對挑戰,可以好
好的一試身手。

~第五天~
整裝出發後一個轉彎就是深潭,我先帶繩索強泳,做個深呼吸,一鼓作氣衝
向冰冷的激流,在一陣抽痙前兆前,奮力攀住對岸,此種克服困難地形後之感覺
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此段峽谷是台灣溪谷中難得一見之雄偉地形,兩壁插天,
左側有一突出尖峰,險峻中不失其秀麗。再遇一深潭,也是由我先泳而過,接著
第二位拉張小姐時,與她開了一個小玩笑,在急流中把繩一鬆,姑娘她卻被強勁
水流沖翻,嗆了幾口水,當然有確保是不會出事的,活該!誰叫她溯了那麼多溪
也不學游泳,她怎麼不學學我們的王愛美呢?下一道的瀑布急流是由左側岩溝攀
登,有驚無險。左壁有一支流,高高的瀉下20米長的直瀑,很是美麗。經過這段
苦戰,我們找到一處漂亮的彩條分明的大理石斜壁歇腳、補充體力。然後又進入
一線天峽谷,慶幸的是水深只及腰部,一出峽谷在巨岩邊,發現有一座岩穴獵屋
,食米獵具俱全,難得有原住民進入如此困難的地形活動,真是佩服他們的無孔
不入。
經過一段廣闊的河床,稍稍喘了一口氣,卻又驚見峽谷,於是就地拾柴煮麵
,準備填飽肚皮大幹一場。午餐後,左轉進入石縫,所謂石縫是整條溪谷變成一
道細縫。在谷中游過兩個深潭,再對上一道急潭瀑布,由清水先行,打入三根錨
樁,架設馬蹬(繩梯),由左側人工攀登,費了兩個小時才通過10米高的瀑布。剛
剛收妥主繩又碰上50米長潭,小心翼翼的邊攀通過。再接著是本次行程最困難地
形,也是受阻折回處。茂木、清水與我三人前行探勘,是一個方圓30米之大深潭
,上端有5米小瀑。先是清水輕率的隻身前泳,卻被急流沖至凹岩角落漩渦,游
不出來而大呼救命,還好待我攜繩準備上前營救時,他自己亦掙扎脫困而出。接
著換我前往試探,眼看清水如此,溯溪多年來我第一次要求穿上救生衣,做好確
保再前游,雖然力蹬岩壁衝過急湍,奈因無把手點致半途而廢。茂木看到連我也
游不過去,只好作罷!一直說俟明年要請日本溯溪界第一游泳高手吉田前來攻擊

由於此道水潭無法通過,高繞峭壁又過於危險且費時,並且離我們預定離溪
上登的支流不過數百公尺,逐決定由左側支流上稜,再翻稜線下至馬達拉溪的大
霸登山口附近,於是我們退回河床空地,挖石整地紮營。今天行程最為困難,也
是整個路程中最精彩、最使人難忘的一段。
~第六天~
今天的目標是翻過加利山與三榮山之間的鞍部,下至林道,向那深邃的幽潭
說聲明年再見,我們再度背起重裝,由左側山壁的一道斜瀑上登,剛開始是一大
片不穩固的亂石堆,走來戰戰兢兢。窄窄的溪谷,細細的流水,一道接一道斜斜
的滑瀑,走來並不困難,尤以直登溝槽狀的斜瀑最為過癮。1小時後我們遇到一
個小型峽谷,有連續瀑布三道,兩側岩壁聳立無路可循,於是決定左側絕壁高繞
,前一段由茂木以主繩確保迂迴攀登,拋下固定繩,再由我垂直攀登至上方平坦

處拖吊背包,隊員則隻身以釣環確保主繩攀上。往上都是在峭壁上摸索尋路,有
時僅靠一棵小草來平衡。兩個小時以後,我們順著一條乾溪又降回溪谷。此處谷
中已見砍痕,使我們確信往上一定能找到獵路,小溪漸漸變成乾溪伏流,丟了高
度計與指北針,只好小心的判斷前進。
下午兩點,在溪谷右山腰,我們找到一座以黑塑膠布覆蓋的獵寮,火堆中猶
有餘溫,可見主人離開不久。由於考慮水源及不會影響明天行程,我們提早休息
。茂木並自己上登探勘,回報佳音說有明顯路徑通往山頭。清點糧食後才知道剩
糧不多。只好連原住民吃剩的豆腐乳也揩油了。夜晚、狗熊、飛鼠、及山鹿的叫
聲,加上滿屋亂竄的野鼠,令人不得安眠,真是難忘的獵寮之夜。
~第七天~
循著小徑,我們五人埋首苦趕,登上棱線後視野豁然開朗,加利山近在咫尺
,而大、小霸則隱藏於雲霧中。繞過加利山與三榮山間的山頭,我們由最低鞍直
切而下,途中遇見清泉部落上來的兩位原住民,向他們探詢了有關大霸下的溪谷
狀況。小徑急速下降,最後經由一條滿怖紅色岩石的小溪下至河床。最後通達伐
木場,可惜今天週日休息並無材車可搭。中午12時正走到馬達拉溪旁的大鹿林道
,剛好有一部材車到達,司機先生好意的讓我們搭乘。車行十分鐘就到大霸登山
口,由於坐在滿載的材車上很危險,我們就用補助繩確保於鋼索上,日本隊員從
未坐過材車行駛於高山險道,個個感到興奮又害怕。經過六個小時的震盪顛簸,
終於在萬家燈火中抵達竹東,直奔夜市,好好的祭了一頓五臟廟。我們包了一部
計程車直奔內湖。回到台北時梁明本與關根的伊卡丸溪隊伍也回來了,兩隊合而
為一,在本會會友楊緒南醫師的率領下,驅車前往士林啤酒屋,這場慶功宴直開
到凌晨三點才盡興而歸。
我們終於完成了大安溪前半段的初探,明年我們將再組隊溯行最困難的後半
段,屆時即可完成台灣五岳由溪谷溯登之記錄,但願這一天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