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遙大安溪(下) -文/ 黃孟宗

遙遙大安溪-下集

黃孟宗
第一次由大安溪溯登大霸之行,之所以用「遙遙」兩字,是從天狗部落直溯大霸
頂上實在太遠了!因此我們只能溯到加利山下雪山溪谷合流點前,被深潭巨瀑所
阻,不得已取左支流,翻稜下馬達拉溪。
第二次的大安溪溯登大霸尖山,是一趟值得懷念、值得慶賀之行,因為我們
要完成台灣五岳溯登記錄。自民國七十二年由沙里仙溪登玉山後,日本大阪草鞋
會,東京草鞋仲間,台北溯溪俱樂部與彰化山協密切支援合作,先後後由七家灣
溪溯登雪山,由陶塞溪溯登南湖大山,由隘寮南溪溯登北大武山,此次若能成功
,就可以完成台灣高山五岳的完全溯行。
彰化山協為了慶祝由溪谷溯行攀登五岳,特地舉辦山水三路會師活動,以共
襄盛舉。新達線由張德昌領隊,主隊馬達拉溪線由黃銘新領隊,大安溪線由茂木
完治、清水裕、關根幸次、梁明本、張麗雲、鄧松霖、黃德雄與本人組成,預定
於五月七日上午十時在大霸尖山上完成會師活動。
~5月2日~
溯登隊伍原定在竹東會合,但因關根的班機延誤,只好延至三日出發。二
日夜晚八名隊員齊集竹東大旅社,大夥都是多年的老戰友,一年才一度的見面,
並未使我們的友誼退卻,反而覺得歷久彌堅。請旅社老闆為我們代訂卡車,卻說
有一客人要進入大鹿林道的深山,經交涉結果合乘入山。

~5月3日 ~
三日清晨,卡車來了才知道所謂深山是 15公里支線,離目的地還差的遠呢!
司機就帶我四處找車,卻久久而不得要領,只好以五千元拜託他帶我們到登山口
。好在二十噸的大材車馬力足、車速快,倒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我們在通過馬
達拉溪的大霸登山口後,又前行五分鐘,然後左轉進入伐木支線的工寮。
在工寮中,吃過午餐換上溯行裝備,於下午一時正,我們背上沉重的背包
,勇敢地踏上征途。雖然是去年走過的路,但是廣闊的河床經過河水的沖刷,已
無路可尋,約一小時後我們進入整座紅色的崩谷中,取右邊支流以避開不可能攀
登的崩崖。判斷今晚無法翻稜下溪,於是我們在小支流盡頭處背水,然後左上進
入森林箭竹中,在急喘聲中,伴著細雨登上稜線,繼續往去年來時路下降。整個
山徑怖滿了地氈似的松針,走來特別的愉快。
下午四時,經過了前次由溪谷上來的小獵徑,我綁的「彰化山協」路標猶

完整的飄盪於松枝上。在此我們並未循去年獵路下降,而是對準主稜直下,以避
開深谷中的巨潭。本來預定今晚可下到溪谷紮營,由於找車耽誤了半天的行程,
只得加緊腳步往下直衝,黃昏時找到一處巨大的倒木為營。清水在小澗中找到水
源,溯溪隊伍背水越稜,然後倒掉,可能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增益其所不能。
~5月4日~
早晨出發後仍是循稜直降,在接近溪谷時由左邊下至支流,沿著崩壁,我
們下降了兩道小瀑,終於又回到日思夜夢的大安溪本流。奇怪的是河床中竟插著
一面大國旗,大夥放下背包往下游勘察,百米外就接上去年受阻的巨潭,足證地
圖研判相當的準確。然後才真正的逆流而上,早上的行程較為順利,平坦的河床
走來得心應手,只有少數小瀑懸於岩壁上。
過了霸南小屋下來的大支流後,進入雄偉神秘的峽谷。首先,我們遇到了
一道三十米高的S形瀑布,其兩側是近百米高的岩壁,有著非常美麗而奇特的摺
曲線條。我們是由左側翻越碎石坡,降回溪谷時則便用繩索以克服一片十米長壁
。下溪又接連兩個小長瀑,水流湍急,一道是用投擲冰錘克服,另一道則是繫繩
強泳後用主繩拖吊通過,冰冷的溪水令人直打哆嗦。在高繞原始杉林中發現許多
吊子,大家小心翼翼通過,深恐無端被捕。接著在一個二十米瀑布前,眾人抬頭
驚見上方兩壁夾緊,在陰暗的彎谷中有數個層疊而上的長瀑,判讀此一峽谷難度
極高,且高繞費時,很可能卡在其中進退不得,只好退回找到一處小岩階過夜。
當晚我們就用木頭石塊堵阻,身繫安全吊帶確保於樹上,正臨深淵的睡在小岩階
上。

~5月5日~
天剛破曉,我們就往上直鑽原始森林,沿著瘦稜脊直登,中間有兩處斷稜,
經架設繩索才得以勉強通過,由山腰往深谷一探,隆隆的深谷中是一段鬼魅般的
瀑布群,深慶昨天沒有冒然的進入,不然現在一定還卡在其中奮鬥。在山腰高繞
三個小時後,找到一處小支流下降,兩條主繩約七十米的垂降,恰好是在一道二
十米高的褐色的硫磺瀑旁。由於主繩卡住不能回收,又費力的上登重新整理,以
致浪費了不少時間。剛回溪谷又見長潭峽谷,上面橫有巨木,由巨木攀緣往上勘
察,發現上方又是瀑布群。
原地午炊後,我們從左側森林高繞,隨即下降谷底才知道此路不通,大夥又重回
山腰往上猛爬升。途中巨木參天,見一攀生紅槐神木,約十人合抱,造型奇特前
所未見,只可惜是養在深山人未識。歷盡千辛萬苦披荊斬棘,我們終於登上瘦稜
,經過判斷與討論決定沿稜直降,連滾帶爬的下到山谷已是下午五點了。今天隊
伍進入了大霸下的核心地帶,極度困難的地形,迫使我們不斷的高繞,一整天才

前進一公里,不知何時才有機會進入其中,面朝此種夢寐以求的溪谷聖地。
~5月6日~
由地圖研讀,今天行程的困難度不亞於昨天,懷著戒慎的心,扛起沉重的背
包。連越五道斜滑瀑,景色十分壯麗獨特。在一峽谷深潭中,我們打入了兩支錨
樁,使用繩梯才得以已攀登而上。早上行程大部分是小瀑小潭,走來十分的愉快
,不時抬望山壁鬱鬱蒼林中垂掛著雪白的細涓,不知不覺中忘了地圖告訴我們的

近午,在一個連續五十米的斜瀑上,我們看到了層層的瀑布,夾在兩壁中
彎彎曲曲直上雲霧中,又要進入精彩地帶了,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與它纏鬥
,決定由左側人工攀登。上登後即沒入箭竹海中,鑽行於陡峭的山壁間,下臨百
米的深谷,上方又是不見天日的密林,穿行於鬆軟的箭竹林中,一邊判斷,一邊
探索試行。後來又遇到一左支流,右下方的本流仍然有瀑布阻隔,只好沿支流而
上。狹小的溪谷、蘊藏著無數的小瀑,不太大的水量讓我們過足了攀岩之癮。爬
著爬著,猛一抬頭,忽然遇到了溯行最傷感的事-溪流就在頭頂正上方百米高的
細涓源頭。預測今晚會被卡在箭竹林中,只好裝水在鑽。
肥大的箭筍滿坑滿谷,大家邊走邊採,不消多久,背包中、口袋中都裝滿
了又肥又嫩的箭筍。非常幸運的,我們找到了一片山壁縫中的箭竹溝,半抓半滾
的跌回溪谷。下至溪谷本流表示已越過了困難的瀑布區,保證明天將可以會師了
,眾兄弟不禁互擁祝賀。下降處一個巨大雄偉的紅色崩谷,亂石堆積,岩壁高聳
,因為就快要接近山頂,溪流到此已變成乾溪伏流了。這個夜晚,我們有一頓非
常豐盛的箭筍大餐,三千多公尺的高山肥嫩箭筍哪!
~5月7日~
為了趕上大霸尖山頂上的會師,清晨六時就整裝出發。溪谷進入了源頭特
有的崩崖與巨石伏流地形,落差很大,背著重裝走來非常辛苦。前行一小時後
在一個轉彎處,赫然看到大霸塔狀山頭巍巍地聳立於上方。雖然沒有深潭瀑布
,我們仍得克服數處滑不駐足的斜壁,還有亂石巔巔的石坡。仰望稜線,主線
隊員正如螞蟻般的往霸基移動。八時三十分行抵霸下的最後水源,在此取水煮
咖啡等候良時。當我氣喘吁吁的爬上霸底小徑時,主線早已列隊在那兒歡迎我
們。
在往霸南的叉路上,我們又會合了張德昌率領的新連線隊伍,連同台北縣
山岳協會陳義夫總幹事帶的隊伍,大家興高彩烈的攀循梯登頂。在一片歡呼與
香檳的慶祝下,彰化山協終於完成三路會師活動,也寫下了台灣高山五岳的溯
登記錄。攝影留念後全體回至九九山莊,中途並順登小霸、伊澤、加利等山。
第二天下到馬達拉溪登山口,搭乘卡車下山,完成了兩次長達十四天的遙遙大

安溪溯行。
能完成五岳溯登,除了要感謝彰化山協的大力支持與參與外,也要感謝指
導我們的大阪草鞋會與東京草鞋仲間諸高手,與台北溯溪俱樂部的溪友們。台
灣山高水急,神秘、刺激的溪谷大部分猶未開發。我們不能以此自豪,不能中
斷,但願更多的朋友投入溯溪的行列,共為探源台灣高山深谷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