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國溯溪研討會會後感想

2018 全國溯溪研討會會後感言

-陳慧諼
「在台灣,如果一輩子沒溯過一條溪,就好像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卻沒看過海洋一
樣。」這句前輩的精句為台灣如樹枝般盤根錯節豐富的溪水資源下了最佳的註解
。上週六我這個居住在天龍國的爬山咖特別南下台中弘光科技大學,參與由中華
民國溯溪協會舉辦的第一屆全國溯溪研討會,除了感謝協會秘書長泰山老師的力
邀參與首屆盛會,習得許多專業的知識與見解外,也終於與「翻越之後」紀錄片
製片、也是山社學弟李政政再次相遇並交流。山岳和溪流原本就是共生依存的自
然元素,無法劃分切割,更不用說許多的攀登技術極為雷同,對身心靈的啟發更
是相輔相成。
這次研討會的主題為「重啟山岳溯行的認識」,分別由四位講者進行不同面向的
分享,宛如進行一趟「起、承、轉、合」四階段的溯溪之旅。上午首先由協會秘
書長黃振龍分享溯溪活動的起源與概述。一年平均溯60條溪的泰山老師表示,有
時不會感覺自己是位登山溯溪者,反而像是一條魚在溪流裡穿越。「台灣不缺秘
境,缺乏的是對環境的認識與愛護。山頭很多但組合和步調大家要一致,不要辜
負了台灣為溯溪天堂的美譽。」與會貴賓也是曾與日本先進溯登並逐步完成五大
岳溯登紀錄的梁明本前輩,也補充說明過去溯溪腳踏的草鞋,與出殯用的草鞋材
質硬度與綁法均不同,而台灣早期出口草繩是為了綁冰塊。理事長許基滄則回憶
一開始都在谷關溯溪,去東勢山產店買草鞋還被詢問要幾條毛巾的趣事。
接著是由金融業轉行的吳旭昇老師專業精闢地分析「自由攀登」、「人工攀登」
以及時間與路線更長的「大岩壁攀登」的差異,自己也從這差異中體會不同技術
攀岩者的心理狀態。相較於大多利用肢體做攀爬,器械架設只是墜落時輔助的「
自由攀登」,現地通常沒有足夠踏足點或把手的「人工攀登」,則是在無確保的
狀態下需借助器械的優勢想盡辦法上攀,所以不會被質疑偷拉器械而成功上攀。
更高的技術及負重能力更是必備,器械架了就要馬上靈活地移動使用,需要背負
極「笨重」又「貴重」的器械,外加飲用水全需吊掛上攀,必須依配給原則不能
多喝。此外墜落風險高,常在岩壁上吊帳露宿更需要極佳的心理素質。「我現在
對高度已經無感,2米墜落跟20米墜落都是die。…以前看老鷹在天上飛,現在看
老鷹在腳下飛。」教練在自由攀登已達極致的狀態下想再進階做更完整的學習,
有感於國內無人工攀登的老師可以授課,因而在三年前赴韓國拜師學藝,並在去
年完成加州優勝美地酋長岩的台灣首攀紀錄。已經預期自己今年的登山紀事會有
不同的學習與躍進,初春從學校山社龍洞攀岩活動及大濟學長的攀岩身心機制演
說開始建立基本觀念,初夏岩攀確保的學習及長程縱走的預備將是要項。
「轉」的部分則是下午激流勇士團隊領導李政政分享藉由一條泰雅的水路,探討
河流與人的關係。團隊所拍攝的紀錄片「翻越之後」在去年榮獲新北市紀錄片獎

優選作品,明年三月預計完成90分鐘的紀錄片二部曲並於院線上映。此片由全部
落參與並以部落為主體的參與式拍攝手法,片中配樂的曲調宛如河流感的淵遠流
長,也意涵回家的路愈來愈遠。這群年輕的激流勇士透過不斷的上溯「翻越」不
自覺地走進泰雅的傳統生活領域,與族人結下不解之緣,並發掘出動人的溪流故
事,卻也發現上游源頭醜陋不堪的事實。這些溪谷和山稜不再只是試煉技能的活
動場域與欣賞壯麗的家鄉風景,而是重新認識並理解思考人與土地的真實關係。
因此守護土地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就算過程中充滿艱辛與考驗,甚至歷經團員因
意外往生的至痛,團隊依舊秉持對土地的認同關懷,與族人攜手持續地「翻越」
生命的激流與對泰雅摯友的思念,溯源尋根檢視過去並展望未來。前導片中文化
傳承、土地正義及環境開發變遷的議題再度被喚起,土地與原民的犧牲使我感同
身受痛心地流下眼淚。
「人總是會走,但土地還是會留下來。如果在我們這一輩毀了,那下一輩,再下
一輩呢?」片中部落耆老尤幹無奈地感慨著。透過一幕幕南澳北溪上游被轟炸剷
平、由翠綠轉為慘白變調的山林淨地,我才驚訝又痛心地意識到原來礦業開發的
魔掌早已伸入到溪源處女地。而族人的傳統領域與礦場高度重疊,混濁黑水之上
是通往遍體鱗傷的傳統領域。「採礦讓溪水混濁,過去清澈的溪水曾是稻田的灌
溉水,也是魚蝦毛蟹的故鄉。」片中獵人大哥Balai回憶過去生活的美好。在不合
時宜圖利廠商的礦業法保護下,移置東部的200多座礦廠仍在持續營運中。而政
府也將原住民生存的傳統領域收歸國有,並以多頭馬車雜亂的方式管理土地。然
而部落選擇以理性對話的方式持續與政府機器溝通,翻越故事的起點也是南澳鄉
最大部落的碧侯(舊稱比亞豪),其部落領袖林金助以65歲高齡正在東華大學上課
,在許多議題拉扯下生活的他,積極學習如何與國家對話的方式,努力尋求對話
的機會。
我對南澳的認識與情感,起始於三年多前看著地圖上這塊陌生又神祕的地方並規
劃一群親子家庭的二趟旅行。包括泰雅先民遷徙的南澳古道、終年雲霧繚繞生態
豐富的原始秘境神秘湖、泰雅孩子的跳水天堂澳花瀑布、沿南澳南溪上溯的溪邊
野營及夜探狩獵、峽谷地形的溯溪與跳水體驗、神秘沙灘的月色及數層樓高的海
蝕崖洞、知名營地那山那谷草創時期的清幽與野溪抓蝦的趣味等等好山好水的難
忘回憶!這幾年雖然沒再踏上那片淨土,偶爾看到與南澳相關的人事物分享依舊
勾起我對他的關懷與思念。特別是二年前激流團隊在大同學院的特展中,一張張
枕流漱石的生命力與原始蠻荒源頭山林的影像紀錄,在口簧琴片持續被泰雅族人
鼓動吹奏的氛圍下,再度喚起我對那片世外桃源的懷想,也與山社學弟政政結緣
,延續我對團隊及南澳土地的關注與情感。南澳這片東台灣的唯一淨土,不該只
是總被遺忘的蘇花公路休息驛站,不該成為短視近利考量下的礦廠及預定的核廢
料掩埋場,而是個最能代表台灣經典地貌景觀及泰雅傳統文化與生活脈絡的絕佳
場域!
學弟政政因為「溯溪」持續翻越發現了一條泰雅的尋根路,重新思考土地與人類
的關係,並繼續精進溯源,成為生命中必需肩負的價值與使命。而我則是因為「
登山」透過自己的雙腳與感知重新走讀持續翻越並認識自己賴以維生的土地,她

所承載的天然資源與人文資產是如此地深具魅力與底蘊,除了開啟許多人事物的
連結與視野,更找到了生命中探尋追求的永恆信念與價值。就如同這部紀錄片「
翻越之後」所蘊含的意義,過去泰雅族人透過翻越拓展生存領域,不斷的翻越就
是泰雅的精神,如今我們也持續翻越山川、翻越障礙、翻越制度,也翻越自己,
尋找答案並臨界那個所有萬物共生共榮的和諧天堂。
會議最終由師大OB出身、現任弘光運動休閒系的張嚴仁老師分享溯溪活動發展
的前景及適當的風險安全管理做結。登山溯溪可以等同散步玩水嗎?「如果將登
山溯溪視為旅遊行為,從親民及文化方面努力推動,則可使從事活動人口的分母
增加。…有產業化政府才會重視並協助推動。但證照制度的實施卻是雙面刃。」
老師對戶外產業的發展提出看法,也對風險管控中的「難度」與「危險」度做了
評析區分。「難度是相對的可以技術和知識來輔助克服,危險度則是絕對必須以
經驗和智慧來確保。」他也進一步指出,風險管理的關鍵是「察覺」(易經觀卦的
概念),老師舉例他帶學生到現地教學並不是先教技術而是囑咐用心觀察環境與人
,要能觀察體會到才是最難的工夫。
透過齊柏林的紀錄片我們看見台灣的美麗與哀愁,透過激流勇士團隊的紀錄片我
們看見台灣淨土南澳鄉的山險谷深,以及泰雅族人艱辛的保家護土尋根之路,透
過這場溯溪研討會我們看到戶外產業的蓬勃發展及大環境的侷限,也引發我們重
新認識並思考人類與自然及與土地的關係。美國環境倡議者班頓.麥凱(Benton
MacKaye)曾說:「人們可以砍光樹木,開發農場,賺一世的錢。也可以運用荒
野對非物質的心靈價值,尋找人類需求與自然保存之間的平衡點。」期盼未來更
多相關或跨領域的產官學三方能齊聚一堂持續交流並凝聚共識,為下一代打造更
建全且優質的大環境而努力。
#透過此次研討才得知泰雅是透過溪流流域建構家園而非原來認知的山

#在台中高鐵站隨意搭乘至會場的司機恰巧是原籍苗栗的泰雅族人與之
相談甚歡
#敬請以不同方式全力支持翻越之後紀錄片的拍攝及放映以實際行動落
實對這片土地的關懷與守護
文章轉載出處: https://ppt.cc/fgExBx